你是第位浏览这篇文章的客人

周国平:要善用保险化解生活的灾难,用智慧化解心灵的苦难

2016年07月28日

  在2016年“7·8全国保险公众宣传日”主题活动上,著名学者、作家,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获聘“中国保险文化公益推广大使”,并现场做了演讲。以下为演讲要点。
 
  我的专业是哲学,哲学和保险有什么关系?我确定了这样一个题目,叫做《人生的两种保险》,把哲学看成是另外一种保险。
 
  保险之所以必要,是因为人生有“险”。人生的“险”可以分成三类:第一类是必然的险。当年乔达摩王子,他要出家,他的父王就劝阻他: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,你何必出家呢?乔达摩就问:你可以满足我这个要求吗?要让人生没有病、老、死。父王听了之后无法回答。所以,乔达摩出家了以后,为了解决这个“病、老、死”的问题,他建立了一个很大的“保险公司”,叫做佛教。他自己当了这个“保险公司”的董事长,所以他的名称叫佛陀。针对病、老、死,我们保险行业就有医疗保险、养老保险、人身和人寿保险。这是一类。第二类是大概率的危险。世界的保险历史是从海洋保险开始的。海洋保险是当年最重要的大概率的危险。现在,可能车险算是我们大概率的险,此外,洪水年年都有,洪灾保险其实也很重要,我们需要建立。第三类是意外之险,就是天灾人祸。针对天灾人祸就有火灾险、财产险、旅游险等等。
 
  对于人生来说,我觉得“安全感”是非常重要的。“安全感”是幸福的最重要因素。为了有“安全感”,人生需要有两种保险。第一种保险就是我们保险行业做的,物质层面的、经济层面的保险,可以称之为是“硬保险”。第二种保险是心灵层面的、精神层面的保险,可以称之为是“软保险”。这个“软保险”就是哲学和宗教要做的事情。哲学和宗教是人类两大“心灵保险公司”。
 
第一种保险
 
  “保险”这两个字对于消费者,对于公众要强调“险”这个字。第一要“知险”,要有风险意识;第二要“防险”,要有防备的意识;第三要“保险”,要认识到保险业实际上是通过“互助”来“自助”,来解决危险的一个良好办法。要认识它的合理性和好处。
 
  但我觉得对于行业来说,要强调“保”这个字。第一要“诚保”,要真诚的“保”,要有诚信的意识,这是职业道德;第二要“确保”,要确凿的“保”,要有法制的意识,这是制度建设;第三要“久保”,要长久的“保”,有可持续的观念,这是负责到底一个道德担当和制度保障。这个行业在保证上做扎实了,民众才会对“保”有信心,才会把对“险”的认识落实为投保的行动。
 
第二种保险
 
  面对人生之险,一个人精神垮了,你再充足的物质保险也无效。所以,心灵保险不可缺少。从根源上来说,人生的痛苦、危险、灾难有两类:一类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的,另一类是由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造成的。所以,心灵保险要解决两个问题:第一是怎样不给自己制造痛苦,第二是怎样用适当的态度来面对不可控制因素导致的痛苦。这两个问题的解决,实际上都要靠想明白人生的道理。
 
  第一,怎样不给自己制造痛苦。人生中有一半的痛苦是自己制造的。按照佛教的说法,这类痛苦的根源就是“贪、嗔、痴”。“贪”是过度的欲望,“嗔”就是负面的情绪,“痴”就是执著于错误的观念。佛教认为这三者的根源就是“无明”,就是没有光明,就是不明白人生的道理。要不给自己制造痛苦,关键是要想明白人生的一个道理,就是价值观的问题。要分清楚人生中什么是“重要的”、什么是“不重要的”。对“重要的”要看得准、抓得住,对“不重要的”要看得开、放得下。
 
  这个世界上,“幸福”是人人都想要的东西。对于什么是“幸福”,哲学就是从立足于价值观来看的。人身上有两个最宝贵的东西,让这两个最宝贵的东西有一个好的状态就是“幸福”。这两个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?一个是生命,另外一个是精神。从生命来说,应该是单纯的。生命好的状态就是单纯。
 
  我认为人生需要有两个“简单”。一个是物质生活的“简单”,一个是人际关系的“简单”。有了这两个“简单”,人生的基本幸福就可以保证。其实,人生很多的痛苦和烦恼都来自这两个方面的复杂。人生中最基本的幸福原本就是平凡的,比如说健康和安全,比如爱情、亲情、家庭、友情。寻找幸福的秘诀之一是要珍惜身边的幸福。人们老是到远方去寻找幸福,可是如果一个人在自己天天过的生活里面找不到幸福,他去哪里都不可能找到。
 
  精神的状态怎么样是好呢?应该是优秀。人是万物之灵,我们要无愧于这个称号,把老天给人的高级属性使用好、发展好。一个人拥有自由的头脑、丰富的心灵、善良高贵的灵魂,他就是在享受人之所以为人的幸福。在这个意义上,幸福是一种美丽。如果这样来理解幸福、追求幸福,第一是心态好,不会给自己制造痛苦;第二是安全,不会给自己制造危险和灾难。
 
  其实我认为,现在得心理疾病的人很多,还有一些人道德堕落。我觉得心理疾病也好,道德堕落也好,终其根源就是没有想明白人生的道理,在价值观上纠结和颠倒,这是一个。
 
  第二,用适当的态度面对不可控制因素导致的痛苦。人生有另一半痛苦是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造成的,是实实在在的痛苦。这主要是指人生已有的“老、病、死”,以及不幸降到自己头上的天灾人祸。要做到用适当的态度来面对这一类痛苦,必须想明白人生的另一个道理,我称之为是超脱的智慧。就是要分清楚人生中什么是自己可以支配的,什么是自己不可以支配的。对于自己能支配的你不妨努力,对于自己不能支配的就要超脱。
 
 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一定要学会跟自己的身外遭遇保持距离、拉开距离,有一种超脱的胸怀。灾祸发生的时候,人们往往容易陷在一种假如没有发生的思维里面,然后就会非常的痛苦和委屈。其实人生没有假如,一旦灾祸发生了、不可改变了,就容易陷入在这个思路中。但人生是没有假如的,一旦发生了,你就是接受下来。在命运新的规定下,尽可能走出一条积极的路来。
 
  如果灾难大到了回天无力的地步,这时候人就应该跳出来。从自己的小我跳出来,站在宇宙大我的立场上看一看。其实人总有一死,一切祸福得失都是过眼烟云,没有必要太在乎。总的来说对命运应该抱这样的态度:如果可能的话,你就做命运的主人,不向它屈服;如果不能的话,就做命运的朋友,不和它较劲。人人还有一个不可逃脱最后的痛苦就是死亡,所以心灵保险一定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,怎么样来面对死亡。
 
  一个是不给自己制造痛苦,另外一个是用适当的态度来面对不可控制因素造成的痛苦,这两者都要靠想明白人生的道理。哲学和宗教就是帮助人们想明白人生道理的,所以在这个意义上,哲学和宗教是人类的两大“心灵保险公司”。我们人身上,除了人体的自我以外,还存在着一个更高的自我,精神性的自我。哲学把这个自我称之为是理性,基督教称之为灵魂,佛教称之为佛性,或者叫生命的觉悟本性。这个更高的自我可以说是宇宙“大我”派驻在每一个“小我”身上的代表。
 
  我觉得一个人要想明白人生的道理,关键在于让你这个更高的自我醒来,让他觉醒。我本人从哲学受到很多的好处。哲学给我最大的好处是什么?他好像教给了我一种分身术。除了这个身体的自我以外,确实还有一个更高的自我,我会经常让更高的自我给身体的自我进行开导。所以,哲学的世界可以让我立足在宇宙人生的全局来看自己的遭遇,看人世间的事情。人有这样的立足点是非常重要的,一个更高的立足点让更高的人醒来。有了这样的立足点,再大的苦难都不能把你压到,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立足点和自己具体的遭遇零距离,这就是“苦海无边”,一个小痛苦就可以把你绊倒。所以,我真的体会到哲学是一家非常好的“保险公司”,我在这里隆重向大家推荐。
 
  (根据录音整理,未经本人审阅)

来源:中国保险行业协会